您現在的位置:?臺海網 >> 新聞中心 >> 軍事 >> 中國軍情  >> 正文

軍旅人生 | 楊魯平:戎馬忠義膽 秉筆玉壺心

www.wpdacu.tw 來源: 央廣軍事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楊魯平,1953年出生,1969年入伍,原南京軍區前線文工團曲藝藝術指導,國家一級演員、曲藝作家。軍旅生涯40多年,他始終以“為戰士服務、為提升部隊戰斗力服務”為已任,勤于曲藝創作與表演,經常深入基層部隊慰問演出,深受官兵喜愛。代表作有相聲《把心留住》《榜樣》、快板書《智擒毒梟》、故事《生命的起飛》等,兩次榮獲中國曲藝牡丹獎表演獎,多次獲評全軍曲藝比賽一等獎,被授予中國曲藝60年“突出貢獻曲藝家”稱號。

楊魯平創作、表演評書《中國槍王》獲第七屆中國曲藝牡丹獎表演獎

  記者:楊老師您好,聽說您14歲就到兵團當了戰士,16歲正式參軍,當時您在部隊主要做什么呢?

  楊魯平:我的父親是1940年參加革命的老同志,我的母親當年是一名護士,在三大戰役中她沖到一線,像王芳一樣立了功,我們家幾個孩子都在部隊。那時候我才14歲,就到內蒙古插隊,成了一名戰士,就開始喂馬。零下30度,外邊風雪滿天,馬不喂夜草不肥,你必須在夜里值班起來去喂馬?;氐奖本┮院缶蛥⒘塑?,當時我在部隊是軍委工程兵,就是野戰部隊,我們負責架黃河飛線,常年就在露天作業,早上出去到晚上回來,吃中飯都在麥田里,睡覺就睡在田埂上,非常艱苦,但這種環境很鍛煉人。


楊魯平創作、表演音樂說唱《開放的城市天天變》

  記者:那您是怎么走上表演這條路的?

  楊魯平:我不是文藝兵,當時我們站長經常到地方參加軍民共建的一些活動,有天回來就叫我過去,說書記啊,你看人家的節目在臺上演的,又蹦又跳,我們自己就沒有一個節目上去嗎?你趕緊的,把這個宣傳隊給我抓起來。就這一句話讓我走上了文藝的道路。當時最早就是從電視、電臺上扒段子,扒下來就照葫蘆畫瓢,模仿著這么演。


楊魯平創作、表演音舞快板《這方熱土這方人》獲中國曲藝節精品節目獎

  記者:等于說是沒有任何表演基礎,咱也不是科班出身,最初完全就是靠模仿嗎?

  楊魯平:一開始是模仿,模仿到一定程度以后就感覺光演別人的東西不行,我說咱得自己寫,寫連隊身邊的人和事,就這樣開始不斷創作。第一個作品是快板書,叫《朝陽路上》,第一篇作品寫完以后,發表在我們軍區的《前線》雜志上,我把它放在枕頭底下,一夜起來了6次,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文字能夠在書上出現。從那以后,一下子就激發了我的創作熱情。一個非常單純的想法,就是寫大伙熟悉的、有意思的事,讓他們高興,讓他們鼓掌,打著小快板鼓舞士氣,我就滿足了。所以我要感謝我的連隊,激發了我的這種激情,到今天我還在堅持軍事題材的創作。


楊魯平與搭檔陳峰寧創作、表演相聲《把心留住》獲中國曲藝牡丹獎表演獎 

  記者:您曾以“兩彈一星”元勛郭永懷烈士的事跡為原型,創作了《最后十秒鐘》,聽說您從受領任務到創作、組織排練到最后演出,僅僅用了4天時間,這應該是您創作生涯中最高效的一個作品吧?

  楊魯平:郭永懷是“兩彈一星”烈士,和警衛員一起帶著氫彈試驗成功的文件坐著專機回北京匯報,飛機在南苑機場400米的高空失事。當時立即組織大量的人馬趕去找這個文件,結果在尸體中間找,找不到。后來發現兩個燒焦的男人緊緊地抱在一起,把兩個人掰開以后中間有一個黃色的皮包,一點都沒有受損,打開后一看是郭永懷帶著的氫彈絕密的所有資料。兩個人就是在400米的高空落地之前,緊緊地抱在一起保護了這包材料。那么400米的高空落到地面是多長時間呢?十秒鐘。命可以不要,材料要保存好,這個十秒鐘我們就抓住了,寫出來叫《最后十秒鐘》。

  我接這個任務也沒用十秒鐘,夜里十二點半我躺在床上,電話鈴響,一個鯉魚打挺就坐起來了,我說你開玩笑吧,四天時間,現在連材料都沒有,我還要排練,還要背詞……但是,我們最后還是順利地完成了任務。每次中央電視臺播到郭永懷“兩彈一星”元勛的時候,我就想,我們終于為郭永懷做了一點事。

音舞快板《九六演習風云錄》現場

  “你記得不記得咱們連隊第一戰打穿插,我那槍還沒響呢,一發炮彈落下來,眼看著副班長那個腿就炸飛了,當時我全嚇傻了,等我反應過來之后,我看見副班長疼得在地上直滾直叫。我的血一下就沸了,怪不怪,什么槍炮聲聽不見,長這么大沒罵過的臟話一串一串的,咱就沖上去啦……”

  記者:剛才這段相聲《出征夢》,是您1979年上前線慰問戰士們回來之后創作的,1985年您又第二次赴前線慰問,能給我們講講您當年在戰斗前線的所見所感嗎?

  楊魯平:1985年,全軍組成一個曲藝隊,由常寶華老師帶隊到了最前沿,我們過雷區時,前面一個戰士帶著走,他走一步我們走一步。貓耳洞我們也爬了,戰士們在最前沿,我們要爬過去,順著戰壕,一點點爬過去,和他們見面。

  我當時演的相聲是《出征夢》,作品反應非常強烈,因為你寫了戰士們各種各樣的夢:第一次上去,他從害怕到勇敢地沖上去,消滅敵人的心理過程。他們在前線打仗,想著將來我能到天安門接受檢閱,我能當將軍,將軍夢。就是把他們多種多樣的一些想法都濃縮到一個作品中。當時我們在前線待了將近一個月,那段經歷給你帶來了強烈的震撼,那是什么?就是堅持為部隊去創作。

中央電視臺“曲苑雜談“播出楊魯平創作、表演的音樂說唱《夸夸咱們的全二平》 

  記者:據我了解,十幾年來,您一直在參加全國道德模范故事匯基層巡演,創作表演了一批以部隊道德模范為原型的優秀曲藝作品,把“兵王”王忠心、“槍王”何祥美、消防英雄楊科璋等軍隊典型的事跡搬上了舞臺,深受觀眾喜愛。楊老師,在您看來,軍事題材作品的創作怎樣才能擁有更強的生命力,更好地為鼓舞士氣、提升部隊戰斗力服務呢?

  楊魯平:全國道德模范故事匯每兩年一次,已經成了一個品牌活動。我們就是把作品寫好,把部隊的英雄人物歌頌好、演出好。創作一定要有生活,要深入生活,這是最重要的。知道我們部隊出了哪些英雄,我就非要去采訪他,我還要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在本子上,然后我把它帶到舞臺上去。

  開完十九大,我就反復地看十九大的內容,然后把重點拎出來,用最通俗易懂的語言把它合轍押韻,寫成音樂快板。有戰士演出隊,讓他們排出來。連隊下午組織政治學習,開始之前快板先上,咵咵咵,音樂一響唱完一段咱們再討論,戰士們就在歡快中獲得了理論知識。所以政委就說,太需要了,這比我們枯燥的講課形式要頂用得多,它就能起到這么現實的作用。

中央電視臺”藝術人生“播出楊魯平創作、表演的評書《美麗的陳美麗》

  記者:楊老師,作為一名軍隊文藝工作者,回顧您幾十年的軍旅生涯,您最深的感悟是什么?

  楊魯平:我們的文藝和藝術是為戰士服務,是為提高部隊戰斗力服務的,50年來,就圍繞這兩句話做我們應該做的工作。我們演出一去就是一個多月,一年最少都在120場以上,我們演出就一輛面包車,當時叫面包車小分隊,三個戰士坐在這兒,我們開始給他演,演完了以后給炊事班的同志再演小場,不能讓一個人看不到演出,過去就是這樣為兵服務的。

  實際上為戰士服務的過程中,他們也感染著我們,這種輸出和輸入是相互的。我印象特別深,一個17歲的小戰士,駐守在非常閉塞的山區,大山里邊,他和班長兩個人守著一個小院,自己養了兩只羊。我們去的時候只有小戰士一個人,我們問你怎么一個人,班長呢?班長去買米了,沒車,要走幾十里山路去買米再扛回來,他就留守在家里,我們十幾個人就給他一個人表演,小戰士坐在那兒,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看我們演出。演完之后,他一個人牽著那只羊站在山頭上看著我們走,我們的車繞啊繞啊,繞的時候還能看到山頭上,他一個人站在那兒牽著一只羊。


 楊魯平與搭檔韓蘭成創作、表演相聲《咱爸爸》獲全國“銅陵杯”相聲大賽優秀創作、表演雙獎


      楊魯平在第七屆全國道德模范故事匯基層巡演啟動儀式暨首場演出中以英雄機長劉傳健的故事為原型創作、表演《我愛祖國的藍天》

  記者:聽您的講述,我都特別感動。我們的基層戰士永遠是最可愛的人。相信,這也是您不忘初心,哪怕自己退休了,卻仍然要堅持為兵服務,堅持創作和表演的動力源泉吧!

  楊魯平:創作和表演之初,是部隊把我領上了這條路。軍旅藝術就是連隊藝術,你不能忘了戰士的大通鋪,你不能忘了站哨。就因為我是一個兵,所以我的軍旅生活也一直在為兵服務,所有軍事題材的作品反映的都是最基層的連隊生活。我生在軍人世家,成長在基層連隊,連隊給了我一切,我一輩子只能為它服務。(記者 胡晶)

(來源:央廣網)

相關新聞
軍旅生涯最后的儀式:告別軍旗!

軍營幾度芳草綠,駝鈴又奏離別曲。9月1日下午,武警甘肅總隊平涼支隊隆重舉行退役士兵歡送儀式,激勵大家牢記優良傳統、永葆軍人本色?!   x式在莊嚴的國歌聲中拉開帷幕,3名護旗手護衛著鮮紅的武警部隊旗,步履鏗鏘,軍姿筆挺地向前走來。“迎武警部隊旗,向武警部隊旗敬禮!...

退伍季|別軍旅,道一聲再見【組圖】

秋意漸濃,帶著對部隊的眷念和對戰友的不舍,老兵們即將退出現役。訓練場、學習室、防爆車……這些戰士們日常接觸的事物,在這一特殊時刻卻成了他們難以割舍的“愛”。隨著一聲聲的快門聲響起,老兵們在部隊最美好的回憶也隨之定格。這些承載著青春足跡的照片,更是軍旅生涯最寶貴...

武警海南總隊特戰某中隊舉行退伍老兵槍支交接儀式

又是一年退伍季。8月30日,武警海南總隊機動支隊某特戰中隊舉行退伍老兵槍支交接儀式,數名即將退出現役的老兵鄭重地將陪伴自己多年的“戰友”托付給留隊戰友。 “老兵們把最熱血的青春獻給軍營,把最澎湃的激情獻給軍營,也把最美好的回憶留下軍營……”9時整,儀式正式開始。在歌...

退伍季《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軍旅時光》

在離別的鐘聲敲響時, 恍然發現,那段軍旅生涯終將離我們遠去。 那些年,我們笑過哭過, 那些年,我們躊躇過堅持過, 那些年,我們流著汗水,奔跑在外場的飛機跑道上, 那些年,我們望著戰鷹翱翔,也曾有過燦爛的夢想。 回頭再看一眼熟悉的營房, 嘹亮軍號還會在夢中吹響。 曾經戴上一道拐,堅定付出所有青春, 如今脫下這身軍裝,開始新的人生征程。 愿我們不忘初心,...

轉身亦是“出征” 浙江多地退役老兵含淚卸銜開啟新征程

退役老兵胸口掛著光榮退伍的“大紅花” 卞宏寬 攝 九月已至,在這個特殊的季節,有許多天真面孔踏入校園,開啟人生新階段;也有許多年輕面孔惜別軍營,奔赴人生“新戰場”。9月1日,浙江金華、麗水、衢州等地舉行了老兵退役儀式,退役士兵眼含熱淚,與戰友依依惜別,為這段軍旅生...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助手